违规投放、数据造假 谁是共享单车行业的“差等生”?-上海吸血鬼

作者:世界上最深的洼地发布时间all:2020年06月01日 03:33:48  【字号:      】

违规投放、数据造假 谁是共享单车行业的“差等生”?

2019年4月,哈啰单车率先在北京地区实施新的计费规则,以1元每15分钟进行计价,该规则也很快在全国范围内实行。以1小时骑行时长来算,哈啰单车的收费为4元。此外,在部分区域,哈啰单车的包月价格从2018年的每月11.9元增加至每月14.9元。

哈啰单车多次违规投放《公示》显示,截至2020年3月底,在北京市运营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的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摩拜单车、美团单车)、广州骑安科技有限公司(滴滴出行子公司,运营青桔单车)、北京梦想蜂连锁商业有限公司(便利蜂单车)、上海钧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哈啰单车)等4家企业已将运营车辆信息按规定接入北京市共享自行车监管与服务平台(以下简称“平台”)。

上述哈啰内部人士表示:“哈啰的共享单车业务自2018年上半年在京开展运营,至今已超过两年,拥有一些基础份额,以及在部分郊县获得了试运营资格。但总体而言哈啰在北京辖区内的单车数量是不如同行的,这是日均周转率较低的原因之一;另一方面,哈啰2019年在京运营车辆逐渐接近或者超过使用年限,导致骑行体验低于行业平均水平,进而影响骑行周转率”。

但3月21日-24日,北京市停车管理事务中心联合各区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管理部门开展车辆报备情况专项抽查核查工作。核查结果显示,哈啰单车存在严重违投情况,车辆报备率仅为6.5%。

如何避免掉入烧钱黑洞?涨价!

具体情况是,3月份,北京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微信扫码核查程序在线升级暂停使用期间,监管平台竟然仍接收到青桔单车的“扫码核查数据”733条,报备率为83%;此外,核查程序恢复使用后,监管平台又收到1300余条未经微信核查程序上报的青桔单车数据,且通过以上途径上报的青桔单车车辆报备率高达99.9%,与当月现场核查数据有较大偏差(现场核查报备率为63.8%)。

但2019年上半年,各运营企业在车辆整齐码放、规范停放和车辆淤积及时调度等指标上普遍得分不高。并且,尽管各运营企业已建立用户信用积分制度,并通过其客户端、公众号等渠道向用户推送文明停放的提示,但相关惩戒措施未落实到位。

摩拜单车日均骑行量遥遥领先

此外,青桔单车因车辆数据严重造假也被点名。

2019年下半年的数据显示,北京市日均骑行量为127.2万次,较上半年下降20.7%;日均周转率为1.4次/辆,较上半年增长了27.3%,各运营企业具体情况如下:

原标题:违规投放、数据造假,谁是共享单车行业的“差等生”?

但上述哈啰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有些用户会购买月卡,所以不能这么简单计算。从整个业务层面看,目前哈啰单车2019年已经在绝大多数运营城市盈利”。

也就是说,进入北京市场晚,且车辆老旧影响了用户骑行体验,是导致哈啰单车在相关数据上相对落后的主要原因。

该人士还表示:“适当涨价,实际反映出市场真实的供求关系。让价格回归合理水平、更好反映成本,既能过滤掉补贴对市场带来的不当影响,也能剔除一些无效需求,有利于行业长期健康发展”。

违规投放、数据造假 谁是共享单车行业的“差等生”?

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末,在平台报备的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共计85.4万辆,经现场核查,车辆报备率为70.5%,动态数据也就是车辆订单和车辆位置信息的接入比例达95.7%,整体数据接入情况有所提升。

北京各大地铁口,共享单车明显增多,但乱停乱放、车辆淤积等顽疾依然存在。

涨价是行业成熟的趋势经历了早期的补贴大战,积累完用户之后,2019年,共享单车不约而同宣布涨价。

招股书显示,截止到2018年4月30日,摩拜共有全球注册用户2.32亿人、4810万活跃用户和710万辆单车。摩拜相关数据纳入到美团招股书是从2018年4月4日开始到4月30日为止,一共26天的数据。数据显示,摩拜单车26天的时间内收入1.47亿元,平均下来每一辆单车每天的收入是0.8元,再计算得出每月收入24元,每年收入288元。

北京市交通委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北京市日均骑行量为160.4万次,周转率为1.1次/辆。各运营企业情况如下:

共享单车企业到底赚不赚钱?这曾是人们不得而知的“秘密”。但2018年美团上市招股书披露的数据,让外界得以一窥摩拜单车的财务面貌。

(许洁/制图)  从2019年的整体数据可以看出,目前在北京地区,摩拜单车依然是一枝独秀,随后是青桔单车,哈啰单车的日均骑行率只有前述二者的零头。

以摩拜单车的造车纯成本来计算,早期车型2000多元、新版车型控制在1000元左右,以均价1500元/辆的价格计算,仅仅是回收成本就需要5.2年。

对此,哈啰内部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由于在京运营车辆逐渐接近或者超过使用年限,客服在2019年接到不少用户的抱怨和投诉。为了提升用户满意度,哈啰单车在2020年春节前按照北京市交通委文件要求,对超使用寿命、破损严重车辆进行以旧换新。但是由于疫情的影响,我司备案数据报送工作延误,导致车辆备案率低的情况出现”。

这还不考虑摩拜单车的高折旧、高运营成本,资料显示在这26天的时间里,摩拜单车的折旧和运营成本分别高达3.96亿元、1.58亿元,所以导致共享单车毛利亏损4.07亿元。

据媒体报道称,哈啰单车算过,单车骑行一次,折旧0.6元,运营成本0.3元,如果单次骑行收入能超过1元,原则上就有利润。

记者查阅北京市交通委网站发布的通知后发现,哈啰单车的违规超量投放并不是初犯,从2019年上半年开始,其就因为这个原因被行政处罚2次,累计罚款10万元。

这意味着摩拜每天亏损金额(毛利亏损/26天)约为1560万元,每年的亏损额度高达57亿元。

“本质而言,涨价是行业成熟的一种趋势,从过往跑马圈地逐步向精耕细作转变。”哈啰上述内部人士表示:“行业不计代价烧钱补贴,盲目拼低价,本质上不可持续。共享单车行业是高频、刚需、重资产投入的行业,企业需要一个用户可以接受,又相对合理的定价,来让行业服务保持健康稳定的水平。”

5月27日,北京市交通委网站发布了《关于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行业2020年第一季度运营管理监督情况的公示》。其中,哈啰单车因违规投放车辆,青桔单车存在车辆数据严重造假遭到了北京市交通委的点名。

繁花似锦,绿荫如海,骑行旺季来到了。




曹魏皇帝整理编辑)

违规投放、数据造假 谁是共享单车行业的“差等生”?相关新闻

专题推荐